当前位置: 首页> 生活随笔

故乡的炊烟……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

清晨,走到颐和园南门的船营村时,突然被从树林里飘出的炊烟惊住了脚步:多么亲切的炊烟啊!我似۩乎α很多年不见了,它缥缈似梦,此刻让我不知道身在何处何时,恍惚让我回到了故乡的感觉。

故乡的炊烟是最早生起的一缕温暖。每当冬夜里鸡叫过三遍,母亲起身点亮煤油灯,为去集市卖菜的父亲做一点面汤。擀面杖响Ↄ起◑↔↕▪时,炕炉子也点燃了,那一道蹿出烟囱的炊烟,慢慢氤氲地☎覆盖在故乡的池塘、树林上空,升腾起乡村的第一缕炊烟Ξ。

父亲要早早地起床,把自留地里秋天种的菠菜、芫荽等蔬菜送到八里之外的天宝集,或者六里地之外的宫里集,或者十六里之外的楼德集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卖掉赶回家来,还耽误不了去生产队参加劳动。赶集卖掉蔬菜,是为了补给一Щ个个Ю长大的孩子上学的费用。

麦苗上的霜♨,沟沟坎坎中的雪,河沟里厚厚的冰,增加着冬天的寒冷。喝下一碗葱花和白菜炝锅的面〤汤,星光砭人的寒夜也会温暖一些。远处村庄里的狗叫ㄨ声,此起彼伏的鸡叫声,谁家的烟囱也跟着升起了一缕带着火星的炊烟。半路上生产队的牛棚里燃烧的火光,知道今夜又有小牛犊降生了,喂牛的老人又是一夜守Ы护着小牛犊,为这幼小的生命烤火取暖。一边的炉火上烧着沸腾的茶炊,父亲推着独轮车吱扭吱扭经过牛棚前时,打盹儿的老人也惊醒过来,叫住父亲喝上几杯热茶,故乡的炊烟是温馨的。

每当我们儿时撒欢儿玩,常常й不知◇道跑到了哪儿※↘。是去河边捉鱼,还是去树林里捉鸟,还是去场院里玩游戏?慢慢笼罩下来的黄昏也没有打消我们的忘情和快乐。只有母亲的唤归声,和炊烟一样升起,我们会来不及穿上鞋子,边跑边看屋顶上的炊烟,才感到肚子已经饿得扁扁的。回家来不及洗手,就端起黑瓷大碗喝着有豆粒的粥,玉米或是地瓜面的贴饼子也能↔美美≒地吃上三五个,吃得肚子圆╞鼓鼓的,然后又到热闹的大街上疯跑疯玩。后来我在外地读中学,有时候一个月才回家一次,每次回家,远Ч远地看见村庄周围的树林里弥漫的炊烟,那种思乡之情和接近故乡的感觉是如此迫切,故乡的炊烟是甜蜜的。

黄昏后,๑故乡的炊烟都飘到了村外的树林里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年轻人会悄悄来到有炊烟的树林里沙滩上约会自己心爱的人儿,单身▼汉大虎叔又在河坝上吹┗起了那支竹笛,幽怨的笛声迷离,能传到对岸的邻村,增加▋着夜晚的幽深。我们Ц又在炊烟和月光里玩着百玩不厌的▄各种游戏,故乡的炊烟是浪漫的。

当兵离开了故乡,最想念的是故乡的炊烟▓。无论走多远走到哪里,故乡的炊烟总是牵着我的思念。每一次离家前,母亲在低矮的柴火棚里给我煮鸡蛋还是给我炒花生米,我都蹲在母亲的身边,故乡的炊烟飘满了四合院,炊烟的味道是呛人的。此⿲刻⿱,不知道我的泪水和母亲的泪水是被烟火呛出来的,还是用Ⅳ烟火来◄掩饰心里的离别忧伤&helli◥p;…故乡的炊烟是深情的。

一次次离家归家,如今我在外漂泊了二十几年,已经过了不惑之年。每一次再回家时,总是怯怯的。离开故乡↖再回去时,奶奶已经长眠在故乡Ⅱ的河边,看着我长大的乡亲老╝人们,每次回去都一个个永远不能再和我蹲在墙角下聊天⿸,冬日暖♀暖的⺌墙根下显得有些落寞。从前那种盼着数着日子回家的心思不再像从前一样强烈了。这时我才体会Ω到唐代宋之问“近乡情更ↅ怯,不敢问来人”的心境,故乡的炊烟又是如此让人揪心。

船营村的炊Ψ烟又袅袅地升起,是从故乡飘到了☆我寄居的地方?让〣我情思⊙绵绵,如梦如幻。此刻,我也想变成一缕轻柔温馨的炊烟,飘在故乡的上₪큐空,浸染在故乡的∮树林和暮色里,沉醉在故乡的怀抱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