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爱情文章

哑口【第四站:下篇】

发布日期: 2019-10-13

【 5 Tsaishihan * 呆顽琅的五重诗笺】

夜沁◎凉,却不是冷!而是我无名的忧惧!
左手的蓝山咖啡刚喝完。叮当的信纸已经侍候♂;
粉红略白色A4大小的信纸,浮印着美少女插图案,
两条垂下的长辫子,依稀的清纯俏皮。很是好看!不由人说。

我问了叮当:
『是要写那个“祭妹文”,还是“与妻诀别书&r┑dquo▽;?』
叮当站我旁边,敲我的头说:
『神精病?─━情诗啦!搞砸了,有你好看的?』
我转过头去,笑应:『媒人婆也没包生活?你死吧!我不留!』
叮当还是说了:『快写啦?闲话一句!少说!』

闷着头,我想?我思?我写作!

虽然不承诺,但始终不曾忘记过;??的心,一直左右我!
是欢乐,Ц也是忧愁;我知,只有??能够,肯定我心去留!

爱??♡,只有一个理由。就是希望??,一生一世跟着我走!
从来,心情没有这样沉重。但我愿承受,更愿天长地久!
对??,我已无所求。如果??可以回眸,我在永远陪伴你!

长厢厮守!长相左右!永恒会在??我以后!
从年少到白头,我这份爱,永远不眠不休!
人情冷暖岁月不留。天地悠悠,此情依旧!

也许??认为我们心灵并不相通☆,情感亦无法‖交流!
但我仍▌然愿意看到你永远是幸福的时后。
无怨无悔!
每当我看着??,一直都是欢笑容颜的时后!

低着头,又想?又思?又写作!

??我的距离,▓虽然一直像漫漫长路的那般遥远!
但我不厌倦,因为终于我相信会和??共创未来!
从前到现在,只有热情如我和着努力汗水滑落!
面对??眼睛,请??暂时留一点我那⊥容貌的视线!
飞驰§的岁月,而我会回馈我终其一生所有爱恋!
昨日虽走远,期待今天与??共舞ф的美梦都成真!
只要??愿意℉,出现я了就是??我深深藏着的花园!
‥没有了彷惶,不会再迷惘悲伤失望沧桑的风霜!
在心Ф∮中激荡,让我拥有ㄨ??生命欢笑泪光的奔跑!
真挚我ε的心 一点一滴的热情使我们坚定情缘!
像天空彩云!永远&hel卐lip;…最美,最好,最真!

抬起着头,再想?再思?再写作!

745493020:其实我很想你爱你
1465095·。96:这世人有你就够了
337301573:深深爱上你一往情深
201844430:爱你一辈子时时想你
520530995:我爱你我想你救救我
131492075:一生一世就爱你幸福
337059420:深深爱你我就是爱你
260460745:暗恋你思念你kiss me

撑着额头,更想?更思?更写作!

早晨,是我拜托了云,希望着唤醒??还未属于我的心。
昨夜,偷偷点亮的星,希望着余光清晰??的柔柔发线。
我在蓝色天空要写上的是情字,笔是借用那爱神的箭。
沾染的晨露是墨水,要写的是诺言;是我给??的爱恋。

想告诉??说,我是淡水港码头的愚人―;痴痴惦惦!
想说给??听⿷,我是澎湖七美岛的浪涛;生生年年!
想听见??愿ж,我是冻顶乌龙茶的清香;甘甘甜甜!
还有芭⌒蕉叶,为??躲雨遮阳的避风巷;双۩双对对┎!
成长的故事,只要有??在,都是新鲜!
轻轻地编织,用着紫罗☠兰的藤丝系紧那相思的馅;
寄予飘扬航行的风,邮递到??家门前!

一时兴起,越想?越思?越写作!ↆ

就在四点十七分之间,我的心和??的心跨跃了时空☆见面。
每一秒钟换算成一年,我和??开始了有千秋万世的明天!

就在四点十七分之间,我忘了我还有情意绵绵。
拥吻??在怀里的停留,这种感觉好像直到永远!

蒙?的夜,蒙?的街,还有着蒙?的我那双眼;
我的心里,脑海里面,都是??美丽影踪的浮现⿱!
就算这时光└,只有在梦里,也希望这个世纪都和??相▊连!
因为爱??!想??!恋??!愿??!请??留给我存心一点点!

希望如梦似真!希望一直不变!因为我爱的深情永不Ⅴ变!


天微微亮,叮当已经睡的不成人形;
迷糊的我也在爱眠,渐入了梦境……

晴,今天当然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。
在不知不觉里,外头的高架桥上,已经车声隆隆。
我似乎梦见,美蓉和我挽着手从海上踏着浪潮来。
那航程△的海上,总共是620颗星星。
美蓉笑着要我去摘一颗可以做为↹誓约的星星!
我伸手勾不着最接近我的那一颗星星。
美蓉又笑了!然后,有人在旁边说:
『Our love will never die !』
但!我没看清$楚那个↕人是谁?

嗯!真的是叮当在我●身边说:『电话啦!』
我起身去接电话,却是梦里的美蓉打电话进来!

忐忑不安。
但是,时间不会因为你慌乱,就变得更慢!
也不会,因为Б你紧张,那ㄨ时间就更加匆忙!
或许可以假装不思想,但等待像是千万个尖锐针锋要刺过来一般!

『南港火车站到了!』半个☎小时以后,叮当和我走下公交车。
在南港路的火车站围墙边踱步着前进。
静悄悄的整条路却没什么车?◥对面的购物商城还不见什么人!
在往前的右边是南港区公所;就在前面,我们弯进火车站的小路。
两边正在施工中;行道树躲在两旁,更显得孤苦凄凉!

我和叮当走上车站的阶梯Θ,走过上方通往候车大厅的长廊。
山坡就在对◣面,近看时,更显┙得这么个高点。
铁道还在下方,北上的火车刚走远。
叮当和我到候车大厅之前,美蓉早已等在那边!
她从台北风尘仆仆的搭火车早已到了南港火车站。
当我们互相凝望时,叮当先凑了过去,
心急的把我昨夜写的信笺一股脑儿全交给美蓉。
我站▼在购物店门前,等着她把信看完。

我本以为他们会说些什么?
谁知?叮当手指向我,冒出一句:

『那可是他昨夜一晚未睡!才写好的。
刘美蓉,??可要好好看着人家对??的心!』
美蓉看了信;我看着她的眼框里,眼泪在打转着。

应该是:【气疯了吧】!《我想》
我又想:『叮当,我被你害惨了!』

三人在车站大厅里,就这样,哑口无言,的相对着!
好久!好久!

【第四站】完 ……?待续?

《故事灵感来自“周星驰电影”【武状元苏乞儿——『如假包换真师爷』】》
2007.8.26午夜初定稿于台北·寒窑